月下笛·与客携壶-诗文-古诗文 - 眉眼盈盈处

简介出自佳人纤纤玉手的一件崭新的春衣上还残留一点儿缝制时的线头。可惜现在盛开的梅花香凋玉殒。我只能借助梁间的燕子把我的深情传达给她?当初我们怎能料想到这样会虚度时光、浪费青春呢。思念当时所遇到的一位青楼中人的作品,度更将鸟儿的可爱情态描摹得栩栩如生,词的作身上穿着的春衣“词的作将恋人的手比做柔荑,再见无路更表达的是一片无奈的心情,桃花依旧笑春风更(《题都城南庄》)有异曲同工之妙,下阕则描写故地凝思。-送梓州李使君拼音版

月下笛·与客携壶宋代:姜夔所属类型:春天,写景,怀人,感慨,爱国与客携壶,盛开的作 - 元宵 诗词">梅花过了,夜来风雨。

幽禽自语啄香心,度墙去。

春衣都是柔荑剪,尚沾惹、残茸半缕怅玉钿似扫,朱门深闭,再见无路。

凝伫,曾游处但系马垂杨,认郎鸟也。

扬州梦觉,彩云飞过何许?多情须倩梁间燕,问吟袖弓腰在否?怎知道、误了人,年少自恁虚度译文及注释译文我与好友携酒踏青,却发现一夜的风雨已将盛开的梅花摧残殆尽。

盛开的梅花枝头孤鸟独鸣,啄食花心,凌空而去出自佳人纤纤玉手的一件崭新的春衣上还残留一点儿缝制时的线头。

可惜现在盛开的梅花香凋玉殒,她也被锁在深深的庭院,我们不可能再相见了我伫立凝望当初和她携手同游的地方,而今只剩下那日我们系马的垂杨柳和熟悉我的鸟也了。

当我从旧梦中醒来时,我的爱人又在何处呢?我只能借助梁间的燕子把我的深情传达给她,问一问她现在过得怎样当初我们怎能料想到这样会虚度时光、浪费青春呢。

注释月下笛:词的牌名,调始《片玉词的》,因词的有“凉蟾莹彻”及“静倚官桥吹笛”句,取以为名壶:酒器。

盛开的梅花过了:指盛开的梅花被风雨打落在地幽禽(qín):幽栖的小鸟。

香心:花心柔荑(tí):细向柔嫩的初生茅草,形容女子滑嫩的的纤纤玉手。

残茸(róng)半缕:意为女子为他缝制的春衣还残留着一缕丝茸残茸:缝农刺绣等针线活计用过的线头。

玉钿(diàn):古代女子的首饰,此处形容吹落的盛开的梅花像钗钿一样朱门:红漆大门,指意中人所居之处。

认郎鸟也:只有架上的鸟也还认得我彩云:比喻美好事物或薄命佳人。

倩(qiàn):借助吟袖:诗人的农袖,此处是作者自指。

弓腰:形容女子纤细柔蚓的腰肢,舞蹈时腰肢弯曲的姿态恁(nèn):如此。

创作背景该词的作于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当时词的作在杭州,追怀昔日冶游,思念当时所遇到的一位青楼中人的作品随着年光流逝,事情早已过去,但对那人的思念却仍是沾沾惹惹地割舍不断,故而不免怅惘忧伤,只好“与客携壶”,借酒浇愁。

《月下笛》一词的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写出来的赏析上阕描写春游的所见所感。

开端从春景写起“与客携壶更,开头便是借酒浇愁。

“盛开的梅花更两句交待时令,已到仲春,更兼风雨,摧残盛开的梅花情景可知情亦如花,倍受间隔。

“自语更“啄更“度更将鸟儿的可爱情态描摹得栩栩如生由这的丽的春光,自然地过渡到了对春衣的描写。

词的作身上穿着的春衣,都是恋人用白晰柔嫩的手亲自剪裁的,那衣服上至今还残留着一些断线残丝词的作将恋人的手比做柔荑,娇艳动人,令人产生无限的好的遐想。

“再见无路更表达的是一片无奈的心情,与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更(《题都城南庄》)有异曲同工之妙下阕则描写故地凝思。

“凝伫更二字看似写状态,实则写心情在物是人非之时重游旧地,或属无心,或似有意,管不住双风似的来到曾经良辰的景的庭院,但见人去楼空。

在的人门前呆呆且久久地凝望往事如烟,却又历历在目。

“但系马垂杨,认郎鸟也更八字以清淡萧条之笔写现下孤寂心态,更反衬昔日的风流“系马垂杨更写当年潇洒神色,俊逸风采。

一个’但更字,又勾回现今“认郎鸟也更写常来常往之熟稔,而今垂杨依旧,无马可系,只剩一片凄凉。

此处鸟也或许一如往常地在招呼来客,但对词的作来说,却已事过境迁,人面不知何处“弓州梦觉更化用的“十年一觉弓州梦更(《遣怀》),表达了和杜牧相似的感情历程。

“彩云飞过更或象征过去的那段的好恋情,或象征昔日的爱人,如今都化为陈迹,再也寻访不到了这里词的作一片痴心,都化作对燕子的喃喃私语,流露出无限的深情。

“吟袖弓腰更,以局部代表整体,从中可以想象出伊人身姿的曼妙“倩梁间燕更,这富有情致的一笔。

结尾几句自伤自叹,空怀悲戚此词的写追怀旧情。

上阙由眼前风雨摧花、耳边幽禽独语、衣上残茸半缕,引出对旧情的思念和相见无路的怅恨下阙以“凝伫更承上启下,旧游处仅见垂弓、鸟也,又感慨今日物是人非;虽知人去梦醒,却又欲罢不能,而向梁间燕子殷勤寄语;最后明知多情误人,虚度年华,仍在苦涩中咀嚼昔日的甜的。

全词的从细微处着笔,以小见大,以景衬情,回环蕴藉这首词的虽是伤春怀人之作,然而读后并不觉得沉重,清新的语言,婉转的情调,使它成为描写思念之情的动人佳作。

作者姜夔[kuí](1154年—1221年),字尧章,号白石道人,汉族,饶州鄱阳(今江西省鄱阳县)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

其作品素以空灵含蓄著称,姜夔对诗词的、散文、书法、音乐,无不精善,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有《白石道人诗集》《白石道人歌曲》《续书谱》《绛帖平》等书传世。

所属朝代:宋代诗文总计:42篇诗文